坂田火柴子_

无关热度,写我所爱

【点文/嘉德罗斯x你】收集完情报之后的全家桶

@妖刀鬼哭 小天使的嘉九岁!久等了w

这个梗写的蛮开心qwq

依旧起名废

OOC预警

食用愉快w




真是奢侈啊。

看着被装扮的仿佛是中世纪皇宫一样的舞厅,你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还真是连空气中都飘荡着腐败糜烂的味道呢。”

“…那你倒是把吃的放下。”

嘉德罗斯看着你,一副关爱傻子的眼神。

你倒是毫不在意地又往盘子里放了几个马卡龙,“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下辈子也能过上这种败家日子。”

嘉德罗斯干脆地翻了个白眼,没再理你。

组织最近怀疑一个富商勾搭上了伯爵,两人应该贪了不少。于是派你和嘉德罗斯混进伯爵举办的舞会去收集情报。

“喂,嘉德罗斯。”你压低声音拽了拽嘉德罗斯的袖子,“看,那个老油条果然在伯爵旁边。”

嘉德罗斯顺着你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个富商正和伯爵站在一起窃窃私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脸上净是讨好的笑。

你皱了皱眉头,正要提着长裙向那边走,却被嘉德罗斯抓住了手腕。

“…怎么了?”你不解地看着他,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别过头去“哼”了一声。

什么鬼?他又烦什么?

你撇了撇嘴没理他,提起裙子,踩着十分别扭地高跟鞋向伯爵那边走去。

嘉德罗斯看着你的背影,有点烦躁地扯了扯西装的领带。

“那个老农场主的庄园归你…啧,哪个不长眼的?!”

你赶紧假装歉意地低下头,“对不起!怪我没注意到伯爵大人,实在是抱歉!”

伯爵一愣,伸出手挑起你的下巴,一张满是肥肉的脸露出了猥琐的笑。

“很漂亮嘛,是哪家的小姐?”

呕。老子当然好看,起码比你好看。

你忍住把这张恶心的脸拍到墙上的心情,依旧保持着礼貌的笑容,随便造了个不存在的姓氏出来。

富商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没听过啊…”

老狐狸。你在心里“啧”了一声,“我们这种小户,怎能入的了您的法眼呢,没听过怕是很正常。”

“不过…我刚刚听到两位先生再说老农场主的事,我爷爷跟他是旧交,请问…老先生怎么了吗?”

“哦~那位老先生啊。”伯爵笑了笑,俯身在你耳边轻声说,“小姐想知道?”你感觉到了他的肥手在你腰间磨蹭。

好恶心…被猪给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的嘉德罗斯在不远处看着,已经捏碎了三个玻璃杯。

啧…真是不爽。嘉德罗斯好看的金眸眯了起来,满脸烦躁。

然而你现在,可能才是最烦的。

什么啊这个肥猪,第一次见面的女生就想睡?况且以你的年龄都够当他女儿的了,可想而知这个伯爵的私生活有多Yin乱。

一边的富商一直都满脸警惕地打量着你,你眯了眯眼睛,伯爵很有可能被这个奸商利用了。

就在伯爵的肥手已经快要摸到你大腿上的时候,就在你要开口“好啊”的时候,大腿上的触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热的感觉。

…血?

你愣了愣,舞厅里突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伯爵的手,被人用一把小刀砍了下来。那只肥硕的手掉到了你的脚边。

你皱了皱眉,果不其然,嘉德罗斯手上还维持着扔刀子的动作。

伯爵一脸惊恐地捂着血流不止的右手,确切的说是曾经长着右手的地方,脸上的肥肉忍不住抽动起来。

“嘉德罗…!喂!你干什么!!”你正要开口呵斥,却被那个比你小了好几岁的未成年拉了过去。

守卫早已涌了进来,其他的太太先生被掩护着退场,伯爵被扶上了救护车,嘴里还在叫着“杀了那两个人”,而富商呢——早已跑的没了踪影。

“喂喂我用身体换来的目标情报就这么给你毁了?”你说着,认命般地撕下碍事的裙摆,抽出了藏在大腿袜上的枪支。

嘉德罗斯背靠着你“啧”了一声,“你已经废物到七分钟套不出话的程度了么?还是说堕落到用身体换情报?”

“小屁孩还真有脸说。”你面无表情地崩了几个守卫,顿了顿还是补充道,“不过谢谢了啊。”

解决掉所有守卫后,嘉德罗斯甩了甩手,说了句“走了”,却没有得到回应。

他皱了皱眉转过头去,你正一脸复杂地看着腿上的弹孔。

“这都能被打中?你果然还是个渣渣。”少年不屑地嘲讽了你一句,却还是别扭地抱起你来。

“沉死了,蠢猪。”

“是是阿姨我这么重真是对不起你了。”你有点虚弱地把头靠到他的胸口,半睁着眼又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你穿西装还挺帅的嘛…”

“…嘁。”嘉德罗斯踹开一具横躺在地上的尸体,表情有些微妙。

“哈…不过每次跟你出任务都
会整成这样还真累啊…”

“不满意?”

“满意满意~嘉德罗斯大人都把公主抱给我了,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就贫吧。”

评论 ( 9 )
热度 ( 299 )

© 坂田火柴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