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火柴子_

无关热度,写我所爱

【海盗团x你】雷狮海盗团带孩子的日常

不是np!!x3

设定是你只有5岁

本来只想写卡卡的,后来想了想干脆写了个海盗团全员w

被我折的勤劳所感染以至于一写完作业马上跑来填这个大坑!居然写到了现在…那么七夕快乐吧

帕佩不会写全程意识流!!巨巨巨OOC!!!

OOC预警

食用愉快w







①.雷狮的场合

你被禁止跟随雷狮海盗团去狩猎。

“我明明也可以打的!蛐蛐野兽而已我几下就能——诶干嘛?!”

你一边比划一边嚷嚷着,还没说完就被雷狮提着后领拎鸡一样拎了起来。

“闭嘴,你老实待着。”看着手里的小家伙张牙舞爪地朝自己扔了个红色的球(是原力技能),雷狮偏偏头轻易躲开,无视身后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和准备偷袭海盗团的几个参赛者的惊呼后把你扔回地上,海盗头子露出了残忍的笑。

“就是这样,保护好自己,你负责炸死弱鸡就行了。”

卡米尔看了大哥一眼,对这种让人无语的教育方式他最终选择了沉默。

“是啊,好好保护自己哦——”帕洛斯眯着眼睛笑了,蹲下来拍了拍你的头,结果被你挥着小爪子打开。

你还在原地气的跳脚,雷狮却已经拿起雷神之锤带着他的海贼团离开了。

等待是一件很无聊很孤单的事,尤其是对从来闲不下的5岁小女孩来说。

所以当海盗团结束狩猎后,看到的是被糟蹋的一片狼藉的基地和累的睡着的你。

又睡在地上…雷狮皱了皱眉,正想把你拎回床上,往前走了没几步,却看到原本睡得安稳的你突然睁开了眼睛。

睡眼惺忪的小姑娘愣了愣,看到带着一身血腥味的雷狮后,不管不顾地扑过去抱住他开始哭。

“凭什么只有老大有抱——”“走了笨狗。”帕洛斯揪住一脸不服的佩利走开了,卡米尔压了压帽檐跟了出去。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带着一身血腥味回来的雷狮总会让你从睡梦中猛地惊醒。

你不知道那种感觉算不算恐惧,失去雷狮的恐惧。

雷狮看着抱着自己一边哭一边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什么的小姑娘,最终还是耐着性子,用那只沾血比较少的手拍了拍你的头。

“哭什么哭。”

“你…你没史(死)吗…”

“死?”雷狮冷笑一声,干脆两只手抄着你的腋下把你抱了起来与他平视,你抽抽鼻涕,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我总觉得你死了,因为…血的味道那么浓。”你抽抽搭搭地说。

“这么怕我死?”

你委屈巴巴地点点头。

“那就自己好好活着。”雷狮把你放到床上,随便抹了抹你脸上从他身上蹭过去的血迹,却发现越抹越花。他烦躁地“啧”了一声,干脆弹了弹你的脑门,“连自己躺到床上好好睡觉都做不到的家伙,就别再没事瞎想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了。”

“你又再说我弱了,呼…我才不弱呢…”口齿不清地反驳了一句,本来就还有些困意的你便又倒在床上睡过去了。

雷狮拿起一旁印着小船的薄被子盖到你身上,犹豫了一下还是离开了。

“就这么走了?”躲在屋后的帕洛斯看到雷狮离开的背影后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看来老大不太适合带孩子。”

卡米尔看着雷狮离去的方向,伸手扯了扯围巾,好像在掩饰声音里的笑意一样,“那可不一定。”

帕洛斯挑了挑眉,“怎么?”

“那孩子嗅着血腥味会睡不好的。”卡米尔习惯性地把大半张脸藏在围巾和帽檐下,看不清表情,这次声音里的笑意却一览无遗。

“大哥往澡堂去了。”

帕洛斯愣了愣,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啊?你们在说什么啊?”佩利全程一脸懵,“老大去哪了?就让她自己在屋里睡没问题?诶诶卡米尔你怎么也走了?”

“没事!”帕洛斯搭上佩利的肩膀,“走了笨狗。”

“去哪?”

“洗澡。”


②.卡米尔的场合

小孩子都爱吃甜食,你也不例外。除了雷狮会叮嘱你少吃些小心蛀牙外,海盗团的其他人对你这个爱好是十分纵容的,尤其是卡米尔。

你很喜欢午后在卡米尔看书时钻到他怀里去。

“我也想吃!”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的小姑娘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卡米尔叹了口气,把书放到一边,再用叉子把本就很小一块的蛋糕分成两块。

“捣乱的话就把你偷偷藏糖果的事告诉大哥。”把大一点的一块推到你面前,卡米尔看着瞬间挺直腰板坐好猛点头的你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招真是屡试不爽。

于是午后的宁静时光又回来了。卡米尔渐渐把注意力转回到书上,你安静地坐在他怀里一点一点地吃着他分你的一小块蛋糕,偶尔被飞过的蝴蝶吸引注意,过不了一会却又开始看起了天上的云。

一般在卡米尔看完一本书的时候,你已经吃完蛋糕,在他怀里睡着了。精力太过旺盛总也不是件好事。卡米尔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那时还在还在雷王星,他常常累的睡着,然后被雷狮背回皇宫。

把你抱回床上后,看着不知道梦到什么的小姑娘一边说着听不懂的话一边拳打脚踢的样子,卡米尔失笑。不,这么不安稳的家伙,跟自己小时候可一点也不一样。

第二天午后,一样的场景一般都会再次上演。

倒不如说差不多每次都是这样的,跟佩利跑跑跳跳地玩累了后,你总是会第一个想找卡米尔。

才刚打开书,一个小脑袋又钻进了怀里。卡米尔把蛋糕分成两半后,习惯性地把大的一半推给你,却看到小姑娘摇了摇头,又推了回去。

“不是最喜欢吃草莓蛋糕吗?”

你又摇了摇头,用叉子叉起大的一块上面的那颗草莓,伸到了卡米尔面前。

“今天给你吃!”你想了想又补充道,“是谢礼。”

用我的东西来谢我吗?卡米尔愣了下,放弃去思考小孩子的逻辑,干脆张开嘴咬住了伸到面前的草莓。

“好吃嘛!”

你眼睛闪着光,一脸期待地看着卡米尔。

很少露出笑容的少年笑起来是极好看的。卡米尔海一样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少见到极致的微笑。

“嗯。”

路过的雷狮在看到这一幕后忍不住停住了脚步。他从未见过卡米尔那样的笑。

“吃那么多甜品不用管管的吗?”帕洛斯看着雷狮笑道。

“…就当下不为例了。”



③.帕洛斯的场合

整个海盗团,除了卡米尔的甜点以外,最能哄你开心的就是帕洛斯了。

这个骗子意外的很会讲故事。

“…在他到了那个星球上之后,他就发现了很奇怪的东西。”

“是什么是什么!!”你追问道。

帕洛斯依旧带着那副不知是真是假的笑,伸出手来戳了戳你鼓起来的脸颊,“明天再说,小朋友该睡觉了。”

“诶——讲完再睡好吗?”你连反驳自己是小孩子都忘了,“我会睡不着的。”

“你确定?”骗子笑的眯起了眼睛,“那明天就没得听了。”

“…我睡觉了,现在就睡,保证不偷偷吃糖果,晚安!”

看着马上躺好闭上眼睛的小团子,帕洛斯带上门便离开了。

今天是他守夜的日子。

骗子先生一边哼着曾经在某个星球盗窃时听到的小曲儿,一边考虑明天该怎么继续往后讲。

明明只把这儿当成一个临时度假的地方,对雷狮也好对其他人也罢,帕洛斯从未有过什么忠诚。雷狮也明白,这个被通缉的家伙,叛变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可是人生总会遇到点什么变化。帕洛斯想起小女孩天真的笑脸时,心里却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动摇。

这么想着,身后就传来了老鼠一样的脚步声。

帕洛斯好笑地往后瞥了一眼,果不其然看见小姑娘裹着被子一步一步地往他这边挪。

“哎呀,老大你怎么来了?”

你正一心一意注意着帕洛斯的举动,结果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吓得你一回头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我这就回去睡…咦?”当你愣愣地抬起头来看到眼前是一片黑暗后,才意识到被耍了。

骗子看着气鼓鼓的你笑地很开心,他在你使出原力技能的三秒之前过去整理了一下你身上披着的,已经拖地的小薄被,顺便按住了准备炸他的小爪子。

“这么晚了不睡,不怕被老大发现?”

“我…我声音已经很小啦!”你小声嘟囔着,还时刻注意着周围有没有突然出现的雷狮,“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睡不着!所以…”

帕洛斯看了看终端上的时间,十二点半。

这可不是5岁的小女孩该跑来找他夜聊的时间。

“那就来玩游戏吧。”想了想,帕洛斯笑着说道,“谁先睁开眼睛谁就输的游戏。”

“好啊!”你显然没意识到这个游戏有多少漏洞,小孩子不服输的心理让你在他说完三秒后就闭上了眼睛。

小孩子果然最好骗了。看着紧紧闭着眼睛的你,骗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呐,他们说你会走,是真的吗?”

一直闭着眼睛没说话的你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让帕洛斯噎了一下。

“谁知道呢。”他听见自己说道。

“也就是还是会走吗…”小女孩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失落,“那能把故事都讲完以后再走吗?”

“如果你能做到乖乖睡觉的话?”

“没问题…!”你睁开眼睛,在看到帕洛斯一直托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你时,你露出胜利的微笑,“是我赢了!”

“嗯。”

“那么现在该睡了吧?”帕洛斯说着,冲你伸出一只手,“要抱你回去吗?”

“要——!”

帕洛斯很少像这样子抱你。雷狮自然是不用说,每次你跑出去玩疯了的时候都是他把你抱回来或者扛回来的;卡米尔呢,每个午后你都是在他怀里吃着蛋糕过来的;佩利则是经常会让你坐在他肩上或者抱着你,带着你四处疯跑疯玩。

而帕洛斯呢?你思考了一下,他真的很少像哄孩子一样抱你。

他把你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后就打算离开。

“就算故事讲完了,你也不会走的是吗。”看着帕洛斯的背影,你不死心的问道,“如果大家有一天不在一起了,我会伤心的…!”

“是吗。”骗子若有所思地笑了,“那就不走了。”

“真的吗?!”

“嗯。”

“那…太好啦!”

“睡吧。”

“好的!晚安!”

“嗯。”

太好骗了。

这种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家伙…明明知道他是个骗子,却还是选择无条件信任吗…

帕洛斯带过门走了出来,看着星星,脸上没有了往常那看不出真假的笑容。

算了…稍微纵容一下也好。

谁让撒娇是小孩子的特权呢。



④.佩利的场合

“呐呐呐呐狗狗在哪?”

刚跟安迷修干了一架回来的雷狮累的不行,正准备闭眼休息会儿就被你又是抓头巾又是喊地闹起来了。

气是气死了,打又舍不得打。雷狮强忍着把你丢出去的冲动说道:“跟帕洛斯出去有点事,一会就能回来。”

这边刚说完,佩利就一脸不服地被帕洛斯微笑着拖回来了。

“狗狗!陪我玩吧!!”

一看到佩利的影子,你便欢呼着扑过去了。

——回来的实在太是时候了。雷狮默默感谢了一下佩利,拯救了他的休息时间。

佩利在看到你闪闪发光的眼睛后挠了挠头发。

“你怎么都不嫌累的啊?”

“你打架不是也不嫌累的嘛!”你拽着佩利的头发,“来玩上次那个吧!”

佩利只好单手把你拎到他背上去。你抱紧他的脖子,清脆的笑声随着风四处飘荡着。

“都这么玩了多久了,还真是一直都不腻呢。”帕洛斯看着背着你瞎跑的佩利忍不住笑着感叹。

卡米尔面无表情地看着终端,瞥了疯玩的两个人一眼。

“毕竟心理年龄都一样的。”

这边的佩利背着你,依旧玩的很开心。

“呼哇——!”风擦着脸颊呼呼吹过,你搂紧佩利的脖子尖叫,“要飞起来啦——”

“飞不起来的啊笨蛋!”佩利扭头冲你喊了一声,却在看到背上的孩子激动地红通通的脸蛋后默默跑地更快了一点。

佩利厌恶软弱无能的人,女人小孩在他眼里,通通都是些随便就能碾死的废物罢了。

然后你出现了,既是个小屁孩,还是个女的。

但你是强者。现在已经够强了,佩利觉得以后也会更强。

“只是这样?”帕洛斯曾经这样问过,“明明看到她笑的时候,你的表情也变得不那么凶恶了啊?”

能够亲手杀死师傅的人,却能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温柔吗…

佩利想不通,也不想费时间去思考那种事。对他来说,在打完架后陪你疯玩一会是很开心的事,原因?有没有的,都无所谓了。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已经落了一半了。佩利背着累得趴在他背上睡着的你慢慢地往回走。

“怎么这么轻这么小一只啊…”他偏头看了眼你安静的睡颜小声嘟囔道。

“快点长大跟我打架啦,听到没?”

评论 ( 16 )
热度 ( 1071 )

© 坂田火柴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