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火柴子_

无关热度,写我所爱

我还是很喜欢你。

三十一分钟前,你第四次自杀失败了。

你被关在屋里,门窗都封死了,所有尖锐物品和钝器也都被藏了起来。你蜷缩在床上,把脸埋在腿里一言不发。

父母在一旁眼神复杂地看着你,万般无奈下,只好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半年前就再也未曾动过的号码。

刚送走一个一直被喜欢的学长拒绝而绝望的小姑娘,安迷修的手机便催命般地响了起来。他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口气接了起来。

“您好,我是安迷修。”

“…安老师,是我。”沙哑的声音让安迷修一愣,那边继续说道,“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跟她有关的一切,我可都忘不了。当然,安迷修不会说出后半句话。毕竟都已经分手半年了,他觉得自己这样也实在没什么意思。

“虽然我知道这样做很厚脸皮,但是我们现在实在被办法了。”

“她患了抑郁症。”

“抑郁症…?!”安迷修一愣,你灿烂的笑脸浮现在脑海中。那么乐观的小姐,怎么会得抑郁症呢?!!

“你有时间帮她看一下吗?”

“好。”确定了一下下午的安排,安迷修回复道,“下午来学校找我吧。”

安迷修是个一级心理医生,但却跑来一个中学当起了相当不起眼的心理老师,所有人都觉得这埋没了他的才能,那时候,唯一一个支持他的人只有你。

他望着手机,脑海中全是过去你的一蹙一笑,一举一动。

到了下午,父母连哄带骗,总算把你哄到了安迷修的办公室。可是一看见他,你险些挣开父母的手,从四楼窗户跳下去。

“叔叔阿姨,您们先出去一下吧?”

于是,整个办公室只剩了你们两个人。

你低着头坐在安迷修面前,始终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为什么?”

莫名其妙的问题。你默默想着,却还是回答:“不为什么。”

安迷修低下头,与你四目相对。在他明亮的眸子中,你看到了目光浑浊的自己。

“为什么想死?”

“因为不想活了。”

“可是这样,您不就又会变成一个人了吗?”

“又…?”你冷笑,“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至于你——我也不需要。”

“我需要您。”他话语中透露的坚定让你微微一愣,“我还是很喜欢您。”

“骑士的一生,都会对其所爱至死不渝。”

你不再说话,眼泪却滴滴答答地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您已经不喜欢我了吗?”

“我…”

安迷修笑了,“不想说也没关系,不会有人强求您的。”

“我…不想再…一个人了…”

“你为什么要走?!”

安迷修替你拭去泪水,温柔似乎要从那对迷人的翠眸中溢出来一般。

“对不起,我很想您。”

“不会再离开了。”



很长的脑洞,但写的很匆忙可能…没什么感觉。

偷偷说,所有小菜都是同一个世界线哟!

评论 ( 6 )
热度 ( 253 )

© 坂田火柴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