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火柴子_

无关热度,写我所爱

【凹凸/男神x你】那么,学习还是学·习?

唉…就,给大家拜个晚年

唔,就像简介里一样,没更新就是去肝手游了2333

那么是苟年…狗年第一更()可能有擦边球?

OOC预警

食用愉快w








安迷修:

你是安迷修的家庭教师。

“这个。”你把自己刚出的题推到安迷修跟前,纤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擦过他的手背。你明显感觉到了那个天天自称为骑士的少年抖了一下,却还是认真地做起了题。

你撑着头,看着安迷修认真思索的样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果然——认真的男孩子最可爱了~

屋子里很静,静到钟表的滴答声也清晰可闻。正在认真做题的安迷修,突然感觉到下//体传来了异样的快//感。

他猛地抬起头来,你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看着他,脚上的动作却没停下,轻踩着少年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小姐,至少让我…做完…”安迷修的声音已经有点喘了,你也感受到脚下的物什越来越肿胀。

“嗯?你叫我什么?”你加重了脚上的动作。

“老…老师…”

“这还差不多。——没事,你继续。”

什么叫没事,你肯定没事啊!!

安迷修,心情复杂的16岁青少年,这样想着。说是家庭教师,其实你们正在热恋中。

你看安迷修实在做不下去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

“做出来了就跟你玩捆绑哦。”

当然,你会为自己这句话后悔的,不过这是五分钟以后的事了。





雷狮:

你是雷狮的家庭教师。

这丫是个问题学生,中二病晚期。有个好脑子不好好用,拽着自己弟弟和两个比他还中二的同级学生整什么海盗团,往那儿一站,简直就是标准的社会摇队形。

…对不起,扯远了。

反正就是你被雷狮他哥找来给雷狮辅导功课,每周三次到四次这样的频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居然跟雷狮擦出了点不一样的花火。

简单来说,师生恋。

“这个错了,改一下。”你用红笔在他的作业本上认真批改着,全然没注意到雷狮看你的眼神充满暧昧。

“…哦?只错了一个,不错嘛。”你合上本子,又从一旁拿了几张试卷,“这些先做——你干嘛?”

“没什么奖励么?”

海盗先生拽住了家庭教师的手,然后改为十指相扣。你愣了愣,下意识要向后躲,结果直接被雷狮顺着这个姿势压到了地板上。

“别闹。”你推了下伏在自己脖颈处的大型犬,“你先做完再做…唔!”

“没问题。”他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满是海盗的狡黠,一只手已经掀开了你的上衣衣摆。

“做完再做。”








格瑞:

你是格瑞的家庭教师。

说实话,你根本不知道格瑞为什么要请家庭教师。你甚至觉得,他可以做你的老师。

每个周末你来到格瑞家里,说是辅导其实没有任何需要给他辅导的东西,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成了周末来他家里谈恋爱。

“呃…上周的试卷…”

“写完了。”

惜字如金的大学霸把一摞试卷递给你,你尴尬地笑了笑,低头扫了一眼,“我能不能不批?”

“不能,你给我稍微负责一点。”

“你比标准答案还标准我有什么好批的嘛…”你嘟囔着,却还是趴下认真批阅起来。

格瑞就坐在你对面,托着脑袋看手里的资料。

你时不时伸手去翻书,结果一个不小心,碰翻了格瑞放在你手边的牛奶。

“呀…”

“?!”他猛地抬起头来,“有被烫…到…”

“…吗。”

格瑞同学十几年来高冷和禁欲的形象,在看到自己娇小的恋人坐在地板上,牛奶滴滴答答地顺着身上滴到丝袜上,而你还一脸不知所措地扯着衬衫,甚至露出里面若隐若现的bra时,彻底崩塌了。

“唔,没烫到。——格瑞?你怎么了?”

被你叫到名字后,格瑞回过神来,有点机械地转过头说道:“…没事。你先擦干净。”

拥有几年社会阅历的你似乎反应过来年轻的恋人在想些什么,低头看了看身上黏答答的液体,你笑着拽住格瑞的手,伏到他耳边吹了口气。

“你不想舔干净吗?”

格瑞听到了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他“啧”了一声,扯着你的手,把你甩到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你,眼里的欲望一览无遗。

“你自找的。”

——他解开了衣服的扣子。

这是你在意识清晰,语言功能良好的状态下,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 ( 5 )
热度 ( 725 )

© 坂田火柴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