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火柴子_

无关热度,写我所爱

【点文/孙哲平x你】Broken.

@孙哲平夫人顾西霁 小天使的点文——!现在才发抱歉啦qwq

唉今天出门晕车好没死在路上…蓝瘦qaq现在还在头晕结果写的像屎一样…。

OOC预警

食用愉快w









“啪——”

家里最后一个玻璃杯也被你扔在地上,应声而碎。

孙哲平脸上没有一丝波澜,静静地看着你胡闹。直到你弯腰捡碎片时划破了手,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你到底想怎样。”

“你到底想我怎样。”

你和他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

这件事的爆发没有任何起因,仅仅是你们之间不断积攒的矛盾与不满一次性被发泄出了。

孙哲平固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你也一样。

“如你所愿。”你咬了咬牙,硬生生地把眼泪憋回去。

“我走。”

说完,也不顾正在冒血的拇指,摔门而去。

孙哲平看着一地的玻璃渣和点点血迹,久久没有说话。

你们终究也只是被家人半逼迫才不得已在一起的富家子弟,关系就如同玻璃一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一碎,怕是再也粘不起来了。

你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双眼空洞。该去哪儿?回家?——不可能,父母若是知道你和孙哲平分手了,会当面跟你断绝关系也说不定。

在他们眼里,公司,事业,名声,钱——没有一项是你能比得过的。

再说了,你跟孙哲平的关系,本就不可能长期维持下去,这是一开始,你们就意识到的。

同一城市,同一时间,同一心情,不同地点的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叹息。

——结束了。

第二天,你离开了K市,搬回了B市,暂时投靠了你高中的好闺蜜。

“唉…该怎么说呢。”闺蜜思索着,“我觉得你俩还挺配的。”

“嘛…再怎么配也没办法走下去啊。”你笑着摇了摇头。

“总之你就先在我这儿住着吧!工作啥的安定下来之后再说!反正我房子大也不怕没地方~”闺蜜冲你竖起了大拇指,说起来,这家伙也是个人民币战士,而且还是个玩荣耀的人民币战士,就是因为这些她才对你和孙哲平的事一直持续关注。

“对了叶璃,你们不是要整个什么战队吗?你们荣耀玩的都不错的,打算什么时候正式开始?”

钟叶璃愣了愣,然后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当然是要好好准备的咯,我们可是冲冠军去的呀!”

冠军…

你突然想到了百花,想到了孙哲平。

冠军啊…不可能了吧?他的手伤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你愣愣地想着,想到孙哲平可能会不甘的离开这个舞台,你也禁不住觉得落寞。

只是你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离开。

在你到达B市的第五天,百花队长孙哲平——退役。

这条消息,把你唯一可以了解到他的途径也彻底切断了。

破碎了,什么也不存在了。

钟叶璃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你。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总说着不在意,可是一直注视着你的她其实最明白,你已经彻底陷进去了。

孙哲平和你又有什么区别呢?张佳乐站在一边看着孙哲平收拾东西,结果盯着你们两个唯一一张合照陷入了沉思。

这简直就是两个情商0以下的傻子。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分手?

天知道钟叶璃和张佳乐现在有多想给你和孙哲平来一拳,好让你们清醒一下。

奈何你们两个就是固执,这一固执就过了好几年。这几年里,你渐渐在B市有了工作稳定了下来,却再也没有收到孙哲平的消息。

钟叶璃和她几个朋友的战队也成立了,名字叫义斩,是个用钱堆起来的战队。

你过得很好,心里却总有道坎,愣是怎么样也迈不过去。

“啊啊啊啊啊!亲爱的亲爱的你跟哪儿去了?!”

某天你正在电脑前认真地编写程序,就被突然冲进家门的钟叶璃吓得一个手抖删掉了一整行代码。

“…我不认为现在有什么事比我的代码重要。”

钟叶璃却丝毫没注意到处在崩溃边缘的你,三步跨到你面前抓住你的肩膀拼命乱摇。

“孙哲平…大神,大神他加入义斩了!”

“…哈?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心动了一下,然后马上移开目光,继续编起了代码——全错的那种。

“你就别跟我鸡掰了。”钟叶璃撇了撇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啥单身到现在?”

“那是因为…”

“人家长得很好看,性格也没什么不合,没有见利忘义。”

“…”

无Fuck说。

“总之明天我们聚餐,你也要来。”

“?!可是我…”“不去你就自己出去找房子吧。”

“…”

好你个钟叶璃。你咬了咬牙。

“去就去!”

第二天,你换上几年不穿的小礼服,顺着钟叶璃画的小地图找到了酒店,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窗位置,正在和楼冠宁交谈的孙哲平。

突然很想哭。

自己有多久没见他了。

你呼了口气,走进了酒店。

“抱歉来晚了。”

孙哲平听到熟悉的声音愣了愣,猛地抬头,刚好和你四目相对。

好家伙,原来传说中的还有一个人就是你。就楼冠宁他们这表情来看,现在就是把孙哲平扔下去他也不信这群人不知道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哎呀等你好久啦。”钟叶璃笑着给你让了各个位,“快坐~你想吃什么?”

“酒。”

“…嗯?”

几个人全都愣住了,你抬起头来,对着服务生一字一顿地说:

“给我酒。”

孙哲平一个没崩住差点笑出来。

然后他马上笑不出来了。

眼看着你身边的酒瓶子越来越多,钟叶璃第一个忍不住了。

“你差不多就…”“别管我。”

你垂下眼帘,又打开了一瓶。

“…!”

下一秒,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义斩的几个哥们见状,马上,仗义地跑了。

就留下了你和孙哲平两个人。

“放开。”

“我让你——放开。”

孙哲平沉默地看着你,把你手中的酒瓶子抢走,扔到了一边,玻璃碎了一地。

你愣了愣,那天,玻璃杯也是这样被你甩倒了地上,碎成一地渣。

“够了吗。”他叹了口气,抓着你纤细的手腕说道。

“你说什…”“闹够了就走吧。”

“谁要跟你走?!”

孙哲平挑了挑眉。

“不走?”

“那好。”

接着就是一个霸气的肩上扛。

你各种挣脱,奈何还是被他扛回了家。

当然是他家。

孙哲平用脚带过门来,十分粗鲁地把你扔到了床上。

一夜旖旎。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那个辣鸡男人正撑头看着你。

“孙哲平你完蛋了。”

“怎么完?别说你要告我QJ。”

“…CNM。”

“你说你那么有钱,怎么就多不出10块来呢?”

“哈?”

“不过没事了,我有。”

评论 ( 4 )
热度 ( 280 )

© 坂田火柴子_ | Powered by LOFTER